卷七 第1319章 择将

作者:风斯在下 | 发布时间:2018-05-17 22:18 |字数:5208373

    “既然将军决定先对付西山阴王,妾自当尽力。不过阴族还在西方教掌控之中,就怕触怒了西方教会和我们为难。”朝云所虑不无道理,神族和西方教结盟,共同对抗龙族,同样也是天族争取的对象,三教统三族于此稍见雏形。阴神通是西方教冥吏,对付他不能不有所顾忌。明钦冷笑道:“阴神通和凶神杌勾结,暗通龙寇,西方教也不会放过他。夫人无须诸多顾虑。”欺软者必怕硬,阴神通之流信奉成王败寇,弱肉强食,遇弱则强,遇强则弱,今朝欺压良善,来日便能投敌卖国。这是丝毫不爽的事。

    明钦对朝云也非绝对信任,双方不过是相互利用,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自然不太放心,对付阴神通并无绝对优势,万一朝云心生反侧,临阵倒戈,对明钦的计划可是致命打击。清明会是鬼族选贤任能的大日子,地藏王作为幽冥教主,位为四大菩萨之一,声言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,在西方教位望极高,对阴界的影响更无人能及。西方教在天界和人界的势力颇有消长,对阴界的统御力却无人撼动,则要归功于地藏王菩萨。

    西方教虽曾盛极一时,在天界、人界终不及道、儒两教,且遭修罗、夜叉两教重击,衰疲难振,独于阴界屹立不倒,一直保持这独尊地位,则得益于地藏王经营有方。地藏王既称王,又称菩萨,这在西方教绝无仅有。西方教僧侣在一些地域号称法王,法而兼王,故而不易撼动。世间威权无过于道术和治权,治权威焰特盛,每欲控制道术,道术要广为传播,又常需籍治权之力。但是道术和治权实有很多相异之处,必不能亲密无间。治权常以少数人占据优势地位,且要维护其利益。而道术要获得普遍崇信,就需要善体天心人意,为多数人普遍接受。所以高尚的道术和世俗的治权必然不能相合。

    儒家也有圣王的说法,同样是道术影响治权的典型。实际道术和治权结合,必然要削足适履,所以儒家圣王只存在于传说中。汉代号称儒治典范,也只是阳儒阴法而已。地藏王统治阴界也堪称法王,阴界治权虽掌握在十殿阎王手中。十殿阎王中最富盛名的阎罗王就是地藏六使者中的焰摩使者。阎罗王虽然只执掌第五殿,却俨然是地府之主,这自然得益于地藏王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西山鬼族除了阴王阴神统之外,还有一位地藏判官,此人也不可小视。”地藏判官执掌生死簿,权力极大。《西游记》记载判官崔珏为李世民延寿一纪,只是动动笔的事,可见权力之大。地府判官均由地藏王任命,统属于地藏王六使者,有监察冥吏的职责。阴令尚可由鬼族推举,判官则由地藏王直接任命,从而保证治权掌握在西方教手中。西方鬼族的判官石曜正是芙蓉城石家的人,石家家主是酆都城判官,在阴界地位极高。阴神通本就是西山强鬼,贿选成阴令之后,更是竭力收刮,气焰万丈,遂有阴王之名,实际只是西山阴令而已。

    阴神通将女儿许配给石开山长子石弹铗,因为这层关系,阴神通的威焰隐在判官石曜之上,但石曜才是地藏亲命的判官,西山鬼族之主,又和阴神通沾亲带故,明钦要向阴神通下手,他只怕也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。”明钦狡黠一笑,找来纸笔,挥毫落纸,写了一首七言长诗。朝云自幼在巫仙派修行,修行者疏于文墨,朝云读书不多,不过修行考验悟性,禅宗六祖慧能,不是只字,一闻佛法便能悟入,近于生知,毕竟希见。常人学问多从书中求得,尚友古人,不为无益。好在明钦这首诗写得浅显如话,什么“西山公坟随我姓,万鬼窟中我称王”,“清明佳会头名举,阎罗殿上第一香,”“四方宵小皆慑服,顺我则昌逆我亡。”大抵是说阴神通威焰盖世,西山阴令非他莫属,谁敢不推举必秋后算账。“你把这张告示拿去传抄,在各处公坟张贴,为清明会造势。”“这……敢问将军这么做用意何在?”这首是全以阴神通的口吻,所言也属实情,实则明褒暗抑,只怕阴神通愚不至此。“我只不过是把阴神通心腹之事说出来罢了,阴神通恶迹昭彰,地藏如若不闻不问,让他安然中选,这推举之法岂不更是掩耳盗铃?”朝云叹口气道:“阴司推举之法本来就是掩耳盗铃,这是人所共知之事,只是人人惧祸,只求苟且度日,无人敢明白揭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会不会打草惊蛇,让阴神通有所提防?”朝云觉得明钦此举未免只图一时之快,阴神通和芙蓉城石家,凶神杌俱有姻亲关系,势力盘根错节,牵一发而动全身,如若明钦带人偷袭万鬼窟尚有机会,倘使阴神通有了防备,怕是不好取胜。何况明钦攻破东原,大败杌的援军,还杀了妖将牛头,杌凶名素著,岂会善罢干休。这个时候自然该设法逐个击破,而不能让他们联成一气。

    朝云触犯巫仙派忌讳,遭到派中高手追杀,以弱敌强,深知不可力敌,只宜智取的道理。对明钦的做法自然不太欣赏。“夫人只管按我说的做,养兵千日,用于一时,相信以夫人的手段此事定然不在话下。”明钦知道鬼道中人行踪飘忽,神出鬼没。阴神通是西山阴令,必然精于此道。要想瞒过他的耳目怕是不太容易,不过朝云尸功厉害,非常人可比,若她亲自出马自然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将军所命,妾敢不尽心。”朝云还要借重明钦的身份,不得不拿出点真实本领自抬身价,这事虽不易办,于她也没有太大难处。不过朝云自诩才智双全,被明钦派去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不免有些气闷。

    送走了朝云,明钦还在考虑如何拔除阴神通的势力。阴神通不只是一个西山鬼王,而是地藏授命的冥吏。天界经过西方教累世经营,实力之强还在神族之上。只要阴神通还在西山阴令的位置上,杀他如同和西方教为敌。

    在这种形势下,明钦很奇怪方娥绿是如何成为西山鬼母的,她纵有手段击杀阴神通,得不到地藏的授命也是枉然。一定有他不知道的关键信息。明钦忽然想到一种可能,不由惊出一身冷汗。事实上这个界域和仙界确有很多相似之处,这也让明钦误以为他有一定的前知能力,但这一切也有可能似是而非,那么他预知的事情就会成为可怕的陷阱。

    明钦哑然失笑,这个时候切不可自乱阵脚,虽然敌人异常强大,他身边亦有能人异士,并非没有机会。正思虑间,却见林绫走了进来。“林校尉,你怎么来了?”明钦也算知人善任,林绫、墨由、岳红嫣都是能战之将,抗击龙寇还需要她们冲锋陷阵,虽说三女的修为也都不弱,比起柳玉妍、朝云还差了一些。这次对付阴神通明钦没打算任用林绫,是以也没有召她回来。

    林绫望了明钦一眼,神情有几分忸怩,倒让明钦觉得有些诧异。林绫是将门虎女,平常并不怎么把明钦放在眼里,私心一直以为他是凭借裙带关系才有如此地位。这次袭取东原虽然兵力占优,能速战速决、大获全胜也非易易。“启禀主将,杨家私兵已经收编完毕,请主将示下。”明钦哦了一声,点头道:“林校尉辛苦了,大战在即,还望林校尉认真备战,随时准备出击。”林绫踌躇道:“龙寇盘据在七大郡城,兵力分散,我和墨校尉转战千里,颇知龙寇虚实。如今袭破东原,粮米丰足,是否应该加紧出击,给龙寇以沉重打击。”明钦另有计划,当然不急于和龙族开战,“龙寇兵力虽不甚众,战力还在我军之上,东原不可大用,你和墨由转战七城,衣不解甲,也须休整一番。等会齐了其他各军,再合兵共击。”“末将遵命。”林绫这回倒没有坚持己见,他攻打杨府,死伤过半,若非明钦赶去援手,恐不免全军覆没,在几路兵马中最是无功,深觉面上无光。

    明钦见林绫并无去意,奇怪道:“校尉还有别的事?”林绫面颊一红,犹豫道:“我刚刚见缪夫人行色匆忙,我军是否有什么重要行动。”明钦不置可否,对付阴神通他不打算用林绫,但也不想欺骗她。林绫甚是聪明,见明钦犹豫不言,已知没有料错,银牙暗咬,惭愧道:“林绫调度无方,损兵折将,请将军降罪。”明钦微微愕然,老实说林绫带兵攻打杨府,只有区区百人,兵力不多,原定计划只是佯攻,吸引城防兵回援,不料杨府防守太弱,林绫立功心切,恋战不去,被随后赶来的妖将截住去路,脱身不得。牛头、马面是练体好手,战力犹在林绫之上,她自然不能抵敌。不过事出意外,未影响整个战局,林绫屡立战功,又是上将林牧的女儿,明钦自然不好治她之罪。

    “杨家向杌求援出于意外,如何能怪罪将军?”林绫轻哼一声,“法不容情,将军不必看我爹的面子,身为三军统帅,自当赏罚分明,我是咎有自取,不会怪你的。”明钦笑道:“将军处于劣势,尚能死战不退,实乃我军楷模,本将自当论功行赏,校尉不必多心。”“不罚我,还赏我?”林绫眨了眨眼眸,促狭道:“你干嘛待我这么好,难道你喜欢我?”

    明钦呆了一呆,想不道林绫还有如此娇憨俏美的一面,干咳一声道:“校尉是难得将才,本将自然要多加奖掖,以励士心。”林绫抿嘴笑道:“老气横秋的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林绫以往对明钦不屑一顾,自然没有仔细打量过他,也罕有这样面对面的谈话。林绫眸光的历,发觉明钦真的年纪很轻,雄姿英发,有种从容和平的气度,和她以往遇过的年轻人似乎不甚相同。林绫目光直露,倒让明钦有些不甚自在。

    林绫出入军阵,身经百战,素来以巾帼女杰自期,自无男女之嫌。“我也不求什么封赏,既然军中有行动,为何不让我参加。将军莫非觉得我不够资格?”林绫虽不知明钦有何行动,却担心因为上次失利,明钦不再放心用她。

    “行军打仗,校尉自是当仁不让,本将现在要对付杌凶神,自然该任用道术高手。想必校尉也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要对付杌凶神?”

    林绫精神一振,她虽然败在牛头手上,却并无丝毫胆怯。杌是炎方最具凶名的妖兽之一,林绫早知此来炎方不免要和四凶交手,早有心理准备。只是牛头不过是杌座下一个妖将,她就拾掇不下,还差点全军覆没,误了大事,林绫也想设法补救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能以白身在岳千总麾下做事,你当知我并不在乎名利权位,将军要对付杌凶神,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纵然做一个马前小卒,林绫也再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明钦闻言甚是动容,如若天族将领都像林绫这样,将个人荣辱置之度外,一心只求上阵杀敌,何愁不能击败龙族。

    “林绫自知本领低微,将军之前斩杀妖将牛头,让人大开眼界,末将不揣冒昧,敢请将军收我为徒。末将愿誓死追随,鞍前马后,供将军驱策。”

    林绫说完一撩衣袍,便要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明钦大吃一惊,忙道:“校尉不可如此。拜师之举岂能如此草率,本将道术平平,那牛头也算不得什么厉害角色,杀他亦非高明手段。校尉若要修炼道术,还是另择名师为好。以校尉的家世,何愁没有道术高手传授。”

    明钦心觉奇怪,林绫修为虽不算太高,应该也得过明师指点,他虽然击杀牛头,表现出不俗的修为,林绫也没有必要拜他为师。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7joy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342934801#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342934801#qq.com QQ:342934801

粤ICP备17133723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