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第159章

作者:夜行月 | 发布时间:2017-12-09 09:33 |字数:1763048

    林震南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对我爹指手画脚,难道你很了解我家辟邪剑法吗?”林平之愤愤不平道。

    陈横嘴角轻轻翘起,道:“很了解,我不敢说,但起码比你更了解,你可要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手中长剑舞动,再度向林震南攻去。

    林震南看着陈横施展的剑招神色震惊,因为陈横施展的赫然是他们林家的辟邪剑法。

    不过,陈横的长剑杀到,也不到林震南多想了,只能奋起迎敌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剑法原本就差陈横许多,在见到陈横施展辟邪剑法后,更是心神失守,自然更不是敌手,如果不是陈横没有伤他性命的意思,他此时恐怕已经命陨当场了。

    可晓是如此,林震南依旧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林平之和王夫人见此担心之极,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了。

    一个仗剑冲出,一个从一名镖师手中夺过一柄长刀,皆杀向陈横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陈横不但不惊,反而大笑道。

    长剑舞动,和三人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败!”

    十数招过后,陈横爆喝出声。

    剑光映影,他的剑招快到极致,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直见他突然收招,居中站定。

    “啊!好痛!”林平之首先开口,长剑落地,右手手腕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同时,林震南和王夫人同样手腕渗血,兵器落地。

    “平之,你没有事吧?”王夫人冲到林平之身边,紧张道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林平之手腕的伤后,马上帮他包扎,慈母本色尽显。

    “哼!小小伤势就大惊小怪,难道你不知道你娘亲也受了伤吗?”陈横冷哼道。

    林平之闻言这才看到自己娘亲的手腕也伤了,惊醒过来,道:“娘亲,我帮你包扎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笑道:“我没事,自己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她已经帮林平之包扎完毕,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林平之满脸通红,自己的娘亲受伤了,还先帮他包扎,他自己却痛得哇哇叫,真是羞愧之极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,你如何懂得我林家的辟邪剑法?”林震南见到自家妻儿并无大碍后,也不管手腕依旧在滴血,盯着苍飞严肃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心中都是一震,想起刚才的情形。

    陈横施展的的确是辟邪剑法,而且比起林震南父子施展的要精妙得多,不然怎么可能击败林家父子和王夫人三人联手呢?

    陈横笑道:“很奇怪吗?你家的辟邪剑法早就流落在外了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我对你家的剑法不敢兴趣,而且刚才一战也让我倍感失望。反而是你夫人的刀法,让我刮目相看,洛阳金刀王家,我以后有机会定然要走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已经为林平之和林震南包扎好,正在为自己包扎,此时闻言神色一变,杏目圆睁瞪着陈横道;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王夫人出身于洛阳王家,父亲乃是金刀门金刀无敌王元霸,一手刀法霸道无双,威震中原。

    陈横道:“自然是像今日见识辟邪剑法一样,会一会你爹的刀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如果你敢到金刀门闹事,小心被我爹收拾。”王夫人道。

    她嫁给林震南后相夫教子显得十分温和,但是年轻的时候在洛阳可是出了名的麻辣,和人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陈横浑不在意道:“我陈横最大的愿望就是会尽天下高手,如果你爹有本事教训我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

    武痴!

    在众人眼中,陈横就是典型的武痴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是一个狂徒,年纪轻轻就敢向老一辈高手挑战,真是狂妄之极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他武功又高,连林震南都不是他对手,场中都是一些镖师,武功稀松平常之极,想让陈横这狂徒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道理,竟然无人能办到,只能无奈的看着陈横在他们面前大放阙词了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果然豪气,比武已经完毕,林某甘拜下风,不知道阁下是否赏面入内堂品茶一聚呢?”林震南道。

    陈横微微一笑,知道林震南是不想和他为敌,想和他搞好关系,并且也想知道他为何懂得辟邪剑法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跟着林震南进入福威镖局内堂,其他人见此都为林震南的胸襟折服。

    林震南刚刚才在陈横手中吃瘪,还是被陈横用他自家家传的辟邪剑法击败,这羞辱之大可想而知了,但是依旧对陈横如此和气,怪不得能吃遍近十省,镖局生意越发兴旺了。

    当然,众人对陈横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,以年轻一辈之身,战败老一辈高手,想来今日之后将会名震江湖。

    就连刚刚败在陈横手中的林平之,也是对陈横十分崇拜。

    年轻人,都是喜欢强者的,特别是陈横这样和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林平之将陈横视为自己的目标,要追逐的对象。

    唯有王夫人脸色满是不渝,她心爱的儿子和丈夫都被陈横伤了,虽然陈横已经手下留情,但是她这个做母亲和妻子的,依旧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陈横都无所谓,别人猜忌他也罢,崇拜他也罢,怨恨他也罢,他都不在乎,只要不来招惹他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进入正厅,陈横坐在客座之上,自有下人送来香茗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年纪轻轻武功就如此高强,不知道你师承何派呢?”林震南道。

    对于陈横的来历,他十分好奇,这样的年纪,这样的实力,一般的门派恐怕是培养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横道:“我的来历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眉头轻皱,但瞬间就松开,道:“看来公子是不想依仗师门行事,那也无妨。只是不知道阁下是从何处学得我林家的辟邪剑法,阁下可能不看重它,但它毕竟是我家家传的剑法,流落出去我不得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陈横道:“这也是人之常情,不过我劝你还是收掉将这剑法收回去的心思。我这剑法是从青城派弟子身上得来的,而且几乎各个青城派的门人都会施展,你自己的武功想来你自己也清楚,连我都对付不了,想和青城派这样的名门大派相斗,那是以卵击石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神色难看,倒不是陈横的话语难听,而是心中忧惧,道;“陈公子此言属实?青城派的人为何会懂得我林家的辟邪剑法?”

    陈横道:“我听闻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师父长青子,曾和你林家的先祖林远图一战,虽然败给了林远图,但是却将七十二路辟邪剑法都记了下来,并钻研了一番,以图日后报仇雪恨,青城派的弟子懂得辟邪剑法毫不出奇。”

    “唔!我还听闻昔年青城派和华山派相熟,长青子和华山派的友人曾一通研究过辟邪剑法,就不知道华山派现在还有没有人懂得这门剑法就不得而知了。不过,反正青城派弟子都研究过,多一个华山派也没差了。”

    陈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但林震南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黑了。

    陈横懂得辟邪剑法,已经让他惊惧交加,现在青城派,甚至华山派的人都懂得,那他林家行走江湖还不是处处受制?

    陈横看着林震南,笑道:“其实这对于你林家的危机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,你不用太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林家的危机?”林震南疑惑道。

    陈横道:“我不是说过吗?我这剑法是从青城派弟子手中学来的。我当时单人独剑杀上青城派,本是想会一会余沧海,看看他是否和传闻中那么厉害,谁知道他竟然不在山上,连门下的四大弟子,什么‘英雄豪杰,青城四秀’也不见踪影。”

    “松风观中留守的那些弟子弱得不堪,比你都差远了。他们青城派的松风剑法,在我剑下撑不了几招,才施展你们林家的辟邪剑法,你说这好不好笑!连自家的剑法都不是我对手,用别家的剑法,那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

    “后来他们为了活命,将青城派的武功献了出来,顺便连你家的辟邪剑法也附送给我,我想昔日你家先祖既然能用辟邪剑法打败余沧海的师父长青子,你家的辟邪剑法估计不简单,所以也学了一学。”

    林家父子听到这里,神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别人只是随便学一学,辟邪剑法就施展得出神入化,他们练了那么多年,也就这点儿水平,让他们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陈横最后道:“临走的时候,我问过那些青城派的弟子余沧海他们的下落。他们告诉我,余沧海要向你们林家寻仇,听闻还要抢一件东西。说你们家的辟邪剑法并不仅如此,还要配合什么辟邪剑谱才能真正发挥出威力。不知道你们林家是否怎有辟邪剑谱呢?”

    林震南神色愕然道:“我家哪里有什么辟邪剑谱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败在你的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陈横心中冷笑:你家的辟邪剑谱都被我一把火烧掉了,你还在这里给我装。

    但他神色却是不露神色,道:“我想也是。这事儿我也不管,你家有没有辟邪剑谱跟我也也没有什么关系,今天我要说的都说了,信的话就做好提防,不信的话,你家出什么事情,也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林震南道:“以陈公子这等人物,岂会无缘无故欺骗我等,我自然是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陈横起身。

    “陈公子不介意的话,不如留在我府上做客一段世间如何?”林震南道。

    林平之道:“陈大哥,你从四川大老远过来,不是为了帮助我们林家吗?怎么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陈横看着林平之,噗哧一笑,道:“林平之!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林家?你们林家和我有什么瓜葛?对我有什么恩情?这江湖中,侠义之人或许有,但可惜我并不是,你有时间就到江湖上走走,很快就会明白我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林平之道:“我也想到江湖上行走,只是爹爹和娘亲不允许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横道:“那是因为你武功低微,他们担心你出外有危险。如果你林家度过这次劫难,你就苦练武功,并娶个老婆,生儿育女,那样就算你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,你林家也不至于断子绝孙!外面的世界,可不是那么和平,当然在家中也不见得就安全了!”

    林平之听得呆了,不明白陈横为何要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陈横大笑着走出了林家。

    原本林震南夫妇准备给陈横送行的,但是陈横后面那一番话,让他们心中不快,这不是变相诅咒他们家吗?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陈横之所以这样说,就是因为他知道林平之在原著中的确是修炼了辟邪剑谱,切掉了下面的事物,林家真是绝后的缘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返回客栈,陈横将林家事情,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已经提醒了林家,至于林家是否真会打醒十二精神提防,这就不关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福威镖局中的人的实力,就算再小心,估计也只是多挣扎一下,实力相差太远了,根本就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陈横盘膝而作,体内的内力快速的流动,内息渐渐增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他本身身体的就是如此,还是因为他是穿越者的缘故,陈横发现自己的练武天赋无比惊人,岱宗如何这项连创始人都没有真正练成的绝学被他练成了,而修炼青城派的内功,他也是进展惊人。

    他从四川前来福威镖局的时候,还担心自己武功不及余沧海,打算只是提醒林家就离开,现在却是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自己的武功,比之余沧海这样的当世正道十大高手,相差多少。

    就在陈横思索的时候,天上一道闪电落下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云睁开眼睛,双眸有些不耐,但最后还是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午时分,烈阳高照,烤晒天地。

    一片丛林之中,一人蓬头垢面,衣衫破烂,连脸面都脏兮兮的,看上去仿佛一个乞丐一样。此人此刻,正不断地啃咬着一个个野果,比起野人还要急躁,仿佛饿了好几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黄扬狼吞虎咽的吃下最后一个野果,那生涩的味道让他一阵反胃,但是他依然硬生生的吞了下去。不过,即使这样,他还是发现自己仍然没有填饱肚子。但是望了望四周,却发现没有什么能吃的了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仿佛一个饿狼,怨恨的眼神仿佛散发出黄光。黄扬的脾气向来很好,但是此时心中怒气翻腾,望着那湛蓝的天空,不禁咒骂道:“他妈的老天,这里是什么鬼地方?都三天了,没有人影也就算了,一天才能两餐,还餐餐都吃不饱,还要不要人活?!”

    这可不能责怪黄扬粗鲁,因为他此前明明在床上睡的很香,一觉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身处密林之中,连续行走三天两夜都没有发现人烟。如果不是有野果充饥,早就饿死了,遇到这样的情况下,任谁心中也会对老天产生不满。

    他拾起那用来开路的大木棍,有点心灰意冷,这样的野人生活,比起什么生存大冒险更加糟糕。到底何时才是个尽头?“咚!”手臂粗的开路棍一撑地下,黄扬艰难的站起身子,看了看身上已经被荆棘钩得破破烂烂的衣服,和那被钩出一道道血痕的皮肤,就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“身子真的缩小了,他妈的老天还搞了个返老还童!”这也算是一个大发现,原本二十一岁的黄扬,在醒来后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变“嫩”了。不过在这个也没有心思思索原因,恶声恶气的继续咒骂后,一阵摇头,轻声慨叹,“这样的窝囊样,见到人了也不好说意思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“救命!救命啊!”一阵女子的呼救声传了过来,让黄扬身子一颤,“有人!”这时黄扬第一个念头,其他的可以完全不顾!不要说刚才的话,连自己姓啥都忘了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,全然不顾眼前荆棘。三天两夜的丛林生涯,白天为填保肚子担惊受怕,夜晚被蚊虫鼠蚁搞得彻夜难眠,让他已经对生活失去耐性,如今突然听见人声,哪能不激动!不疯狂!

    “哗啦啦!哗啦啦!”满怀希望的黄扬真的有点疯狂,用木棍不断的向前推去,用自己的**硬生生的将荆棘分来,口中高声喊着,“人啊!人啊!你在哪?!你在哪?!”

    很快,一道淡青色苗条人影出现在黄扬面前。这是一个相当秀丽的女子,看上去不过十四、五岁,两条马尾让她看起来,充满的农村气息,而且似乎还满脸惊慌的向黄扬扑来。(艳遇么?)但是此时黄扬,却对此没有一点感觉,身子迎了上去,口中脱口而出,“终于得救了!”在丛林中徘徊了三天,终于见到一个人,黄扬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快逃啊!”那少女这样喊着,冲到黄扬近前的时候,可没有**,而是一个大拐弯,就消失在在黄扬的身后。而黄扬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畜生的面孔,这是?

    “呼!”倒抽了一口冷气,黄扬惊愕的望着眼前吊睛白额虎,眼睛差点跳了出来。连动物公园都没有去过的黄扬,还真的未见过真老虎。现在亲眼见到一个猛虎向自己冲来,不双腿发软已经算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,可没有时间让黄扬犹豫,迅速举起手中的开路棍,“砰!”一棍正中扑来的老虎的脑勺,“吼!”

    虎啸一震,黄扬心中一跳,连毛管也竖了起来。这老虎硬生生的挨了黄扬一棍,虽然被打了下来,但是看上去也是丝毫无损的样子。黄扬还算镇定,一来他也算是个会家子,二来三天两夜的丛林生涯,磨砺了他的心志。

    此时他毫不犹豫的踏步上前,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迅速三棍,黄扬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,最后“咔嚓”一声,手臂粗的木棍,都被打折了。“呼!”黄扬呼出一口浊气,感到全身乏力,连午餐都没吃饱,这个时候难免有力竭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吼!”面前的老虎额头流血,但是眼中的怒火,连黄扬也能看出来,“呼!”老虎扑过来的风声大响,黄扬手中断棍,顺手一顶,竟然恰恰**了老虎的口中。“嘶!”不过同时,他的左臂被虎爪划出数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黄扬原本被荆棘所伤就浑身伤痛,此时被猛虎所伤,更是痛入心扉。生痛之下,全力一撑,总算是让老虎给顶开,但是手中的断棍也留在了老虎的口中。

    黄扬原本就没有和猛虎搏斗的意思,如果不是对方“无端”进攻,他早就逃个没影了。现在连武器也丢了,他马上转身向原路而去。

    一转身他就看见刚才的少女(黄扬搏虎只不过是十来、二十秒时间),此时她竟然还在一边跑一边喊救命。

    狂冲过去,黄扬的速度哪是那小女子可比,所以迅速靠近了少女。此时那青衣少女,听见身后异响,转身看向黄扬。很快又盯着黄扬身后,嘴巴张开了合不上来。黄扬没多想(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乱想),正想绕过去,但是身后风声却刮了过来。显然,猛虎的速度也不少他可比的。

    黄扬心念电转,咬了咬牙,“快逃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一个转身,同时后腿一扫,正中身后猛虎,但是黄扬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自己踢中了对方哪里,就觉得腿部一阵火辣,“哇!救命啊!”杀猪般的声音,从黄扬口中狂吼而出。

    此时虎口已经靠来,死亡的阴影笼罩黄杨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一阵震耳枪响,将黄扬的声音都给盖住,黄杨发现扑在自己身上的猛虎竟然在挣扎数下后,停止了动弹。他一摸身上,满是鲜血,就不知道是自己的,还是猛虎的。

    隐约见,黄扬听见,不远处赶来数道身影,但是此时黄扬却已经觉得自己眼神模糊,只能隐约听到几声‘小妹’、‘大哥’的呼喊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)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7joy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342934801#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342934801#qq.com QQ:342934801

粤ICP备17133723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