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留之人 第76章:护身符

作者:陌白 | 发布时间:2018-05-22 17:25 |字数:268610

    “那求求你们给我一个,我不想死。”小杰哀求地看着纪叔。

    见纪叔没有吭声,小杰就赶紧去求殷然,殷然站在那里低头看着他:“给你是可以,看你害怕的样子,你也只是你的命宝贵啊,你也不想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,我不想死。”小杰脸色苍白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殷然哼了一声:“那你怎么不替别人考虑呢,怎么不替被你们灌酒的那些女孩子们考虑呢,怎么不替被你们灌酒的何瑾考虑呢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何瑾,小杰就打了一个哆嗦,赶紧咽了口唾沫跪着蹭到了殷然旁边,抓着他的手说道:“是我不好,我不应该给她灌酒,不应该怂恿她喝那么多,都是我的错。可她已经死了,总不能看着我也死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害怕了,我告诉你,何瑾知道自己死了的时候,比你现在体会到的恐惧要更深百倍,千倍!”

    纪叔见殷然对小杰劈头盖脸都是一顿骂,好像还没有止住的样子,就伸手拦住了殷然:“他已经很害怕了,别给他吓出什么毛病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殷然的话虽然有道理,可小杰总觉得有点听不懂,还好纪叔替他说了好话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等着我。”纪叔说完就回到卧室去了。

    小杰这才算是松了口气,瘫坐在地上,不敢去看殷然的眼睛。

    殷然见他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,冷哼了一声:“你跟这赵正中欺负人的时候挺厉害,现在怎么跟个怂包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着殷然奚落的声音,小杰也不想去反驳什么了,随他说什么都好,只要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就行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纪叔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用黄纸叠成的三角形,外面有红线看似凌乱复杂的缠着的平安福。

    小杰伸手就要接过来,可纪叔却拿在手里说道:“你拿去吧,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纪叔。”小杰接过平安福,赶紧死死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殷然咳嗽了一声,指着小杰手里的平安符说道:“这玩意儿只保佑一心向善的人,没理由去庇佑坏人,你拿了以后得多做好事儿,积德行善,这玩意儿才能保佑你平安无事,如果你敢在做坏事,不管这件事情过去多久,你的小命说不定还是会被厉鬼给索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一定多做好事,谢谢殷然兄弟。”小杰仔细地听着,把殷然的话全部都给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纪叔板着脸:“那你就赶紧回去吧,这个平安符你时时刻刻戴在身上,别做坏事,别生恶念,你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了,谢谢救命之恩。”小杰妥善地将平安符保存好了,一边道谢一边从殡葬馆离开了。

    纪叔无奈地摇了摇头,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:“你个臭小子还不错,心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纪叔,我这可不是心软,我是看给他吓得那个样子,以后多半也不敢再做坏事了,就给他一个让他安心回去得了,反正那玩意儿就是个心理作用。”殷然尴尬地看着别处,没想到心思一下子就被纪叔给看穿了。

    纪叔板着脸干笑了一声:“那你还符合我,说那护身符送出去一个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。”殷然说完就起身去关大门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见纪叔还没进屋,就奇怪地问道:“纪叔,你怎么不回去睡觉,还坐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来刚才睡着了,又被吵醒了,现在一点困意都没有。”纪叔说着又抿了一口茶水:“这茶水都已经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喝了,回头再闹肚子。”

    纪叔点了点头,放下茶杯,看着殷然说道:“你说那个叫赵正中的,真是跟小杰所说的一样,是被索命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,我听着听玄乎的。”殷然尴尬地看着纪叔,没想到自己的疑问倒是被纪叔先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纪叔轻咦了一声:“我也弄不明白,感觉这事儿有点太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殷然一开始也觉得是巧合了,不过想起来上个星期见到赵正中的时候,他整个人的状态就死气沉沉,便将这件事情说给纪叔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上星期还见过他啊,那照你这么说,我感觉他应该是已经到了大限之期了。”纪叔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完就站起来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大限之期?

    这个词儿以前殷然就常听纪叔提起过,不过都是对那些来找纪叔解决麻烦的人说起,以殷然的理解就是,在人快要死掉之前是有征兆的,有的人会出现异于平常的举动,比如做某些事情跟之前不一样,或者习惯突然的改变,说了一些原本他根本就不可能说的话。

    有的人则从身体上表现出来,比如赵正中整个人死气沉沉,虽然身体没什么问题,可在别人看起来呈现出一种不对劲儿的病态。

    殷然当时见赵正中那个样子,没有多想,以为他生病了还是什么,可拳头的力气却十足,根本就没有往‘大限之期’这个事情上想,一般人谁也不会往这个地方去想的。

    看着纪叔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,殷然追上去说道:“纪叔,你说真的是何瑾回来索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话,怎么讲?”纪叔奇怪地看着殷然。

    “那是理所当然的啊,把害她的人都给杀了,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。”殷然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纪叔看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无奈地说道:“可惜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种事情发生,赵正中的死,我认为就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也是这些话,殷然已经觉得索然无味了,干脆就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开始琢磨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想的有些困了,殷然还是没想明白,不过按照对何瑾的了解,就算有索命的话,她也不会去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那赵正中的死,就是巧合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天醒来的时候,殷然一下子就从床上做了起来,昨晚迷迷糊糊做的梦给了他一个不小的灵感。

    顾不上吃早饭了,殷然拿了一个馒头放在嘴里,嘟囔着说道:“纪叔,我出去一下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大早晨不吃饭跑出去干什么。”纪叔端着小菜和粥,走到门口就已经见殷然跑出去很远了。

    殷然好不容易才追上了公交车,因为心里想着事情,根本就没注意到别人异样的眼光,直到馒头吃完了才发现。

    会不会被人发到网上去,这下我可能就要火了,殷然在心里尴尬地苦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下车以后殷然直奔中介,果然在中介办公室里找到了中介胖哥。

    “胖哥。”殷然记得赵正中是这么称呼他的,索性也就这么跟着称呼了。

    胖子见殷然来了,碍于他跟南宫阳关系好,不得不笑着说道:“小兄弟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胖子皱了下眉,在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殷然压低了声音,严肃地看着他说道:“赵正中死了的事情,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的遗体呢?我是说,车祸中保留的还完整吗?”殷然就是做入殓的,一着急就说了一些比较专业的词语。

    胖子听了刚吃过的早饭差点吐出来,连忙摆手说道:“别说的这么恶心行不行,我听说他是因为撞到了脑袋才死掉的,并不是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被碾压就好。”殷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还说,我早饭都要吐出来了。”胖子捂着嘴,一副作势要吐的样子。

    殷然连忙摆手:“好了我不说了,遗体现在在哪呢,烧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,应该在医院的太平间吧,我听说不是当场死亡,送到医院以后隔了一天才死的,就在第一医院里,你去打听一下。”胖子一口气把知道的都说了,就为了赶紧送走这个说话不遮掩的小子。

    殷然点头: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见殷然走了,胖子还是干呕了一下,心想要不是因为南宫阳,才不会听他说这么恶心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胖子又听见门外有脚步声,急匆匆的,心想殷然那小子又回来了?

    小杰推开门气喘吁吁进来,咽了口唾沫:“胖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,跑这么急干什么?”胖子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赵正中死了。”小杰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胖子皱了下眉,指着椅子说:“你先坐下来慢慢说,赵正中的事情我知道了,你急匆匆来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小杰已经猜到胖哥知道了,摆了摆手也顾不得坐了,直接说道:“我感觉是那个叫何瑾的女人回来索命了,我已经去纪叔那里求了一道护身符,你也去求一个吧,听说已经不多了,你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索命啊,说的这么吓人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赵正中出事的当晚我就去了,他那会儿已经不行了,迷迷糊糊就念叨了两个字。”小杰越说语气越低沉。

    “哪,哪两个?”胖子的声线已经开始发抖,后背也已经被冷汗浸透了。

    “何瑾!”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7joy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342934801#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342934801#qq.com QQ:342934801

粤ICP备17133723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