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68、坑兄弟

作者:半轮秋风 | 发布时间:2018-05-17 22:15 |字数:301035

    螽斯到了陈家村,村民们兴奋地聚集在一起,螽斯将物资分配给村民,一个一个的都跪地磕头,虔诚地呼喊着皇恩浩荡之类的赞誉之词,这种氛围,这种气势,让螽斯亲身体会到百姓对一个国家来说,多么的重要。姬轲曾言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;宰相魏徵曾言民为水,君为舟,水亦能载舟,又能覆舟,这都是治理天下的真理,应奉为圭臬。他又一次臣服于四小姐的智慧和魄力之下,他发誓今生今世,只要是四小姐安排的事情,就算拼了性命,也要完成。

    做完了事情,螽斯尽快赶往苟府复命。

    长安楼二楼,钱灵支退了正儿和阡陌,让他们在门外把守望风。

    望着钱灵发呆的模样,花郡王关切道:“小灵子,这般出神,可是心中有事情?”

    “不好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喜欢你,你的事情就是本王的事情。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事情,是别人的事情,而这个别人,不是一个人,是一群人,他们的生活都是三餐不继,淡如秋风。”

    花郡王深思,昨夜少相来过府内,询问陈家村之事,难道所言之事是同一件事情,试探道:“你想让本王怎么帮助你?”

    “城西王勇,是不是王爷的人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钱灵拍案而起,怒喝道:“原来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太大了,刺人耳,花郡王按下钱灵,解释道:“如果本王说,王勇私吞村民的土地,本王根本不知道,你可相信本王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本王虽不务正业,游手好闲,可论起本性,本王向善,一向不喜恶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生意上的事情,你也不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做生意的材料,本王只想做官,考入刑部,一步一步坐上侍郎之位,可以主管天下刑法、狱讼、奏谳、赦宥、叙复等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心思不在生意上,为什么要支起这个摊子呢?”

    “这王勇是一位故去好友的亲弟弟,死前托付,自然得帮衬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了解他,就敢接纳他。”

    “接纳本王何曾接纳他?”

    “他在外面用的可是您,小王爷的头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不计其烦的规劝,死活不听,本王也拿他没办法。再说了,近几年,他的生意做的顺风顺水,也不曾犯过事情,所以一切都由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发现,王爷竟然被他利用了,被他骗了,若再不遏制,一世英名毁于一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这王府的家庭氛围属于文化系,花郡王从小受到优质的教育,品德自然不会差,做事也正派,笃定道:“我相信你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钱灵点头。

    “陈家村之事,你准备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花郡王想知道少相和小灵子,为什么要过问陈家村的事情,昨晚少相未说明理由,小灵子又到底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小灵子,是想让王勇将私吞的土地归还于村民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土地,没有收成,自然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“你挺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想知道这其中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少相为了什么?你又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齐颖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齐颖?小灵子叫的还挺亲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初心不改,都是为了村民,如果你相信,我可以带王爷去一趟陈家村,王爷就会知道村民们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。不瞒花郡王,赶早我就命螽斯将昨夜采购的物资,全部运往陈家村,这些都是日常生活用品,还有,少帅,洗良佐,欧阳覃、钱府,当然,现在加上本小姐,我们五家每月都会采购陈家村村民的蔬菜,这样就能保证他们有稳定的收入,否则,他们死了都没钱买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菩萨心肠,不过做好事,你们也应该加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府,你做主吗?”

    “母妃做主,不过母妃也是善良之人,她一定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还善良之辈呢?把姑奶奶都告到府衙了,害得姑奶奶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少相了吗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答应他什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通知王勇了,在日中,少相会去府衙等候王勇,当面把土地转让给陈家村村民,昨夜就是如此商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日中,现在是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隅中,再过三刻,便是日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给我,不给少相?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情,给谁都一样,为什么非得给小灵子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有赌约。”

    “赌约?”

    “是,少相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赌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问少相。”

    “问他,还不如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”

    “不想说,打死他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给我,还是不给我?”

    “给,给,朋友可以放鸽子。你,小灵子,为大,为先,你要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时间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阡陌,正儿你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爷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去刑部,告诉少相,王勇失误,不知将契约藏在哪里,一时半会找不到,等找到了再办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爷,出尔反尔,您还是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考虑什么?消遣他,本王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?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有什么事情,本王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得个亲妈,这花郡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把齐颖给坑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正儿去府衙,与王勇把事情办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正儿,不认识王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凡是要进入府衙之人,都要被衙役询问,你站在府衙门口,听耳朵,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正儿是丫头,人微言轻,即是表明来意,那王勇未必相信。”

    花郡王从腰间拿出一个令牌,说:“这是本王出入皇宫的令牌,让他看一眼,他自然会任你摆布。”

    又从袖中取出二十两银子给正儿,命她私下付给秦主簿的劳务费。

    领好差,正儿就退出了。

    花郡王高兴地望着小灵子,说:“你陪我给母妃买些点心,然后我们一起用膳,如何?”

    “用膳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本王冒失了,小灵子在府里,作息饮食一定很规律。不像本王,和几位要好的兄弟,经常会打乱一种规律,比如说饮食,作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经常性地不规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不过我想问一下怎么的情况算是规律?”

    “小姐不知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不过就想听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早膳,在寅时,可延续至晌午;申时,是午膳;晚膳,是戌时到夜子时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接近晌午,是早餐;傍晚时分,是午餐;入夜,是晚餐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是什么鬼,来了几天,晕晕乎乎的,这才知道所谓的早中晚饭标准时间。算了算了,这些都是小事,还是在餐桌上,跟花郡王聊聊城北那两个家伙,怎么处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灵子,这花炊鹌子、荔枝白腰子,都是长安楼的招牌菜,你多尝尝。”

    夹了几筷子,放在了钱灵的小碗中。

    当日在留香居,见过两种菜肴,自然不陌生,既然上来了,尝尝有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城北刘武和冯欣吗?”

    花郡王没有回应,只是静静地喝下两杯蒸酒,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,说:“小灵子能舍身陪伴本王,说明小灵子心里还是有要事相问?”

    “齐颖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个人,只会询问别人知道的,别人不知道的,他绝对不会问。”

    “蛮有个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个性?只是行事风格不一样而已。”

    小崽子,吃醋了。

    又用玉叉叉了一块榆柑子,说:“吃一口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齐颖深谙官场规则,游走说服得心应手,你呢,铁定会输给他。无论是皇亲贵族,还是高官富商,这太后奶奶最重视最看好的就是小皇叔,羡王爷,还有一个,就是少相,他可是有求必应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事件中涉及某些高官或者皇室的利益,太后也会对他有求必应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证据确凿,不仅依法拿办胡作非为之人,还会命皇上当着满朝文武褒奖少相,日后更加器重,必成我国的中流砥柱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这么多,意思就是本小姐没有赢他的可能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走官道,我们走私道;他明着干,我们暗着干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没有机会,反而心烦,手中的榆柑子还未下肚,花郡王说:“现在可以下肚了。”

    这榆柑子很小,钱灵一口就吞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城北刘武和冯欣的后台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你就敢胯下海口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爷比不上他们三个,起码也是太后奶奶的心头肉,只要跟他们三个无关,本王都敢下手。”

    钱灵露出一副苦相,嘟着嘴巴,愁容面面道:“还真的跟他们有关。”

    花郡王傻眼了,将手中酒杯置于案上,未发声。

    “是兰贵妃廖清。”

    “小皇婶?不过这小皇婶,甚得小皇叔的依赖。”

    “那日在场,这层意思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小皇婶?”

    “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仅是我的小皇嫂,还是兵部侍郎廖琰的妹妹?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。现在,你告诉我,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牵一发而动全身,全部暴露了,那么皇室威严何在?小皇叔的颜面何在?肯定不能做;若是部分暴露了,见好就收,让做恶之人吃了什么吐出来即可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怎么选择,就看你小灵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肯定是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吃,吃完了再议。”

    之后,钱灵又将昨夜螽斯刺探的情报,详细的说了一遍,与花郡王了解的是否一样。

    “螽斯,这个人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从赌博和妓馆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刘武喜欢逛菁华楼,特别中意芳草姑娘,这冯欣的七夫人最近怀孕了,眼见就要临盆了,这妇人身体情况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让螽斯打听晚上刘武点没点芳草姑娘,再让阡陌去打探一下七夫人怀孕不妙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法子吗?”

    “人不一样,法子就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得等最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,本小姐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钱灵伏在花郡王耳边,细声细语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里正儿果然在府衙门口碰见了王勇,见到秦主簿,亮出花郡王的令牌,再有当事人王勇自愿转让土地与村民,正儿又私下塞给秦主簿二十两银子,这事就轻而易举地办理妥当了。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7joy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举报邮箱:342934801#qq.com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客服邮箱:342934801#qq.com QQ:342934801

粤ICP备17133723号-5